經典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降魔風云傳 > 第九十七章 軒轅城
    莫云和姜雨展現出來的豪氣,贏天下非常滿意,欣慰的說道:“好,年輕人就是要有理想,姜雨,這是你父親當年未練成的劍訣,現在物歸原主,希望你繼承父輩的旗幟。”話音剛落,贏天下手中多了一副竹簡,“笑傲逍遙訣”五個大字格外矚目。

    姜雨雙手鄭重接下,不斷顫抖的雙手,說明了此刻姜雨內心最真實的感受,眼角的淚花再也沒有控制住,奪眶而出!

    看到姜雨,贏天下便想到了歐陽尚武那同樣天真執著的面龐,繼續說道:“將玉墜給我,看在你父親的緣分上,老夫再送你一場造化,算是彌補當年我的失察之過。”

    姜雨雖有些驚愕,但沒有過多的猶豫,直接將玉墜從脖子上取下,贏天下順勢拿在手中,同時對著莫云和上官明月說道:“你二人先到外面稍等片刻,切記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是,老先生!

    “師尊!”

    莫云和上官明月異口同聲的說道。

    一時間,屋內只剩下了贏天下和姜雨二人。

    “你先盤坐在那里。”贏天下指著不遠處一個桌子,命令道。

    姜雨還是沒有詢問原因,緩緩走向了那個桌子,非常利索的盤坐好。

    “閉上眼睛。”贏天下再次說道。

    姜雨以言照做,眼神中有了一絲期待,只見此刻的贏天下,周身發出淡藍色的光華,手中那顆玉墜像是受到了感染,爆發出土黃色的光芒,緊接著,贏天下雙手合十,將玉墜夾在中間,之后雙眼緊閉,大約過了片刻,緊閉的雙眼突然睜開,同時玉墜徑直飛向姜雨的眉心,眼看二者就要接觸,贏天下大喊一聲“停”,玉墜嘎然而止,沒能在進一步,與此同時,贏天下手中多了一把短劍,正是他的佩劍,以雷霆之勢深深刺進姜雨的額頭,一個寸許長的傷口即刻浮現出來,之后短劍消失于無形!

    姜雨只感覺錐心的疼痛遍布全身,身子明顯一震,再也沒能控制住疼苦的神情,“啊”的一聲,喊出聲來!

    “堅持住,這是最為關鍵的一步,莫不可前功盡棄。”贏天下的聲音第一時間傳進姜雨的耳中,隨后姜雨像是得到了助力一般,逐漸穩住身形。

    片刻之后,贏天下的劍氣瞬間而至,直接將玉墜打進姜雨額頭上的傷口處,只是瞬間,傷口愈合如初,而姜雨再也沒能堅持住,陷入了昏迷之中。

    贏天下還是沒有停手的意思,快速來到姜雨身前,及時封住姜雨全身各處的穴位,同時引導玉墜逐步靠近姜雨的丹田!

    當玉墜來到丹田后,贏天下右手之上一個耀眼的光團陡然形成,向著姜雨的胸口就是一道重擊,無形的力道準確無誤與丹田內玉墜發生了碰撞,“轟”的一聲,玉墜化作無數碎片!

    隨之而來便是充裕的靈氣四散開來,此舉對姜雨來說,宛如定海神針一樣,迅速滋養著千瘡百孔的身子!

    此時的贏天下滿頭汗珠,但依舊不敢大意,接下來,在贏天下的引到下,這些靈氣擰成了一股繩,不斷的沖擊下,終于把將姜雨的丹田沖散!

    就這樣有驚無險,姜雨擁有了普通人夢寐以求的氣海,但氣海剛剛形成,極不穩定,贏天下深知這一點,及時將自己的元力灌入姜雨的氣海內,把姜雨的氣海保護起來,做完這一系列的動作,贏天下面色蒼白,甚是虛弱,直接癱倒在地!

    “明月,莫云,你們二人進來吧。”

    聽到贏天下虛弱的聲音,莫云、上官明月二人,第一時間沖了進來,映入眼簾,贏天下癱倒在地上,二人驚出一身冷汗,趕緊將贏天下攙起,只聽莫云關切的問道:老先生,到底發生了什么。

    “沒事,我只是幫姜雨將氣海開辟出來,好在有驚無險,當年的遺憾,唯有寄托在他的身上。”

    “師尊,氣海不是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才能開辟出來嗎,為何姜雨會是如此!”上官明月震驚的同時又深深不解!

    “主要還是那枚玉墜的功勞,它跟隨歐陽尚武多年,吸收了不少元力,加之姜雨的身份,我所作的,只是引到而已。”贏天下解釋道。

    確認贏天下平安后,莫云來到姜雨的近前,仔細的查看一遍,并無大礙,這才將心中的石頭放下。

    不一會兒的功夫,姜雨緩緩醒來,張口說道:“老先生的大恩,姜雨銘記于心。”

    贏天下弱者疲憊的身子,回應道:“這是我欠你的,不用這么客氣,希望將來的你,能替你的父親,在這個天下創出一番名堂!”

    “姜雨,這可是你的機緣,好生修煉,不可辜負了老先生的恩德。”莫云在一旁鼓勵道。

    城主府,一個破敗的閣樓內,歐陽山河一個人靜靜的獨坐,墻上一副畫像早已枯黃,但依稀可見一個英俊瀟灑的身影,久久之后,一聲嘆息從歐陽山河的口中發出:“尚武,莫要怨為父心狠啊!”

    醉夢齋內,豐盛的佳肴,融洽的氣氛,不絕于耳的笑聲,無不展示著在座每一個人的心情,酒足飯飽,莫云、上官明月二人,告別了贏天下和姜雨,踏上了新的征程,桃花依舊,故人離別,分別自然是為了下次更好的相遇。

    無極山脈,界凌峰下,一道修長的身影,靜靜的站在原地,晚風襲來,寒意十足,只聽其自言自語道:“時也,命也,我的苦衷又有幾人知,與整個天下為敵,那又如何,師尊,徒兒真的盡力了,原諒徒兒的不孝!”之后,這道身影,緩緩踏進界凌峰中!

    大陸中央的核心地帶,是一望無際的平原,此處不但是大陸的中心,更是大陸最最為富庶的之地!

    人類乃群居生靈,有人的地方便會出現城池,天時地利人和,在這個廣闊的平原上,誕生了一座偉大的城池,其規模比青山城大上三倍有余,人口更是突破了千萬,目之所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到處都是繁花似錦,無論以前,還是現在,乃至于將來,這座宏偉的城池,都展現和代表著整個人類智慧的極致!

    此座城池有一個響亮的名字-軒轅城,穩居世間八大城的首位。

    相傳軒轅城乃人類誕生以后,所建的第一座城池,出自于劍祖黃帝之手,黃帝坐化后,其仆人商大禹在城中為其建造一座衣冠冢,用來緬懷黃帝的功績以及供后人瞻仰,久而久之軒轅城一躍而成為大陸上的圣地,并逐步形成一條不成文的規定:軒轅城內,禁止動武,任何人和勢力不得私自將其占有,軒轅城是天下人共有的財富,是自由之城!

    劍祖的衣冠冢由商大禹何其后人世代守候,一晃千年,商大禹所建立的大禹商會已成為世間道:“來一盤牛肉,和一些水果。”

    “好嘞,稍等片刻,馬上就給您準備。”

    不大一會兒的功夫,店小二將莫云所點的牛肉和果盤呈上來,恭敬的說道:“都是最新鮮的,您二位慢用。”

    “小哥,給我們準備兩間上等的客房。”上官明月顯然比莫云有經驗,率先開口說道。

    小二聞言,一臉的歉疚,說道:“實在不好意思,后天就是鑒寶大會的吉日,近期人員爆滿,只有一間客房,二位可否將就一下。”

    上官明月一聽,臉頰上多了一絲緋紅,用很小的聲音說道:“一間?只有一間,啊。”再次重復了一遍。

    “一間就一間,小哥就這么定了。”倒是莫云很爽快的答應下來。

    上官明月沒有拒絕,只是將頭深深的低下,而莫云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似的,大快朵頤起來。

    二人飽餐后,回到客房,上官明月說道:“莫云,只有一張床,你睡地上?”

    莫云沒有回話,而是認真觀察房間的環境,總體來說,還算不錯,一個古樸的木床處在房間的正中央,窗前還有一個書桌,干凈又不失整潔。

    只聽莫云回應道:“你睡床上,我打算在這湊合一宿!”莫云的目標當然就是窗口書桌。

    “哦!”聽聞此話,上官明月的內心似乎有一點小失落。

    夜色降臨,軒轅城的夜生活慢慢拉開大幕,經不住莫云的軟磨硬泡,上官明月只好陪莫云來到軒轅城最繁華的主街上欣賞軒轅城的夜景,不得不說作為天下第一大城,軒轅城名副其實,雖已深夜,依舊燈火通明,人頭攢動,好不熱鬧,莫云天生好動,很是享受其中,上官明月這段時間一直苦修,也是好久沒有感受到這人間煙火,心情十分不錯。

    不知不覺間,二人來到了軒轅城核心區域,一座儉樸的木制大殿,出現在二人的視線中,仔細一看,極為普通,不高大也不宏偉,但是,卻有一股驚天的氣勢散發出來,讓人有種忍不住膜拜的沖動!

    這就是世人心中的圣地-劍祖黃帝的衣冠冢。

    穩了穩心神,莫云恭敬的對著黃帝的衣冠冢,行三拜九口大禮,上官明月同樣如此,幾乎每一位來到軒轅城的不管是修者還是普通人,都會一樣,用最簡單也是最虔誠的方式表達對黃帝的敬意。

    衣冠冢四周陣法環伺,只有在特定的時日,大禹商會才會開啟陣法,今晚顯然不是那個特定的日子,祭拜完事后,莫云圍著衣冠冢走了一圈,心中的使命感越發的緊迫。

    “莫云,你對黃帝大人,似乎有著難以尋常的感情。”離開衣冠冢后,上官明月邊走邊詢問,借此緩解無話的尷尬。

    “有嗎?只是一個后輩對前輩的感情,是你想多了,你看前面的花燈多好看啊。”莫云顯然不愿在這個話題上糾纏,快速走向前方熱鬧的人群。

    趕得早不如趕得巧,今晚正是軒轅城一年一度的花燈節,算是一撞盛事,方圓千里的各色人等,聚集在花心湖畔,喝酒,賞燈,瀏覽美人,好不風流快活。

    花心湖作為軒轅城最大內湖,不僅占地廣博,景色更是可圈可點,加之湖邊諸多濃妝艷抹的花樓,滿足了人世間男性所有的幻想,真是應了那句“人不風流枉少年啊!”

    “明月,快點啊,前面人多,別走丟了。”莫云一邊催促身后的上官明月,一邊快速的在人群中穿梭,忙的不亦樂乎。

    作為鑄劍山莊的大小姐,上官明月何時見過這種場面,雖說臉上的神情還是緊繃的厲害,不過內心深處的好奇心,比之莫云有過之而不及。

    “明月,真的是你,太好了!”一個很穩重的聲音從上官明月的身后傳來,舉目望去,一位手拿折扇,白面書生打扮的英俊青年快步向上官明月靠近。

    上官明月神情吃驚不已,本想避而不見,可轉眼間青年就來到近前,只好禮貌性的打招呼,說道:“商大哥,好久不見。”

    “剛剛畫心湖畔,遠遠望去,就看到你的身影,但又不敢確認,只好一路尾隨,明月,不會怨我跟蹤你吧。”青年打趣的說道。

    “商大哥還是老樣子,真會說笑。”

    走在前面的莫云,見上官明月遇到熟人,快速的回身過來,準備禮貌性的打聲招呼。

    “明月,這位是…”沒等莫云開口,青年很巧妙的接過話題的主動權,向上官明月詢問莫云的身份。

    “這是我師弟,莫云。”

    “莫云,這是商任偉,商大哥,大禹商會的二公子。”

    上官明月立即介紹莫云與商任偉認識。

    聽完上官明月的介紹,青年雙手抱拳,很友善的說道:“早就聽聞,七星觀弟子,人中龍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大禹商會商任偉。”語氣不卑不亢,分寸拿捏的恰到好處!

    莫云聞言,一樣雙手抱拳,禮貌的回應道:“七星觀莫云,很高興認識你。”算是回禮。

    “明月,自三年前一別,可是很久沒見,聽父親說,你拜入七星觀門下,本打算有時間去看望,沒想到今日在這里遇到你,緣分來真是了擋都擋不住,對了,別忘了替我跟勝雄帶個好,就說我真的很想念他。”商任偉心情極好,語氣像吃了蜂蜜一樣。

    “是啊,三年的時間一晃而過,小時候你和勝雄之間可是沒少切磋。”上官明月勾起了兒時的記憶,陷入了美好的回憶之中。

    商任偉聞言,哈哈大笑,接著說道:“明月,你要不是這么說,我都快忘了,當年孩童之間的玩鬧,現在想想也不失為一種樂趣,對了,你來軒轅城有何事,住處安排好了嗎?”

    “我奉命外出歷練,已在四通八達客棧安頓好了,明天一早還要繼續趕路。”上官明月如實答道。

    一聽上官明月住在客棧,商任偉眉頭一緊,立刻說道:“那地方人員混亂,很不安全,還是跟我回大禹商會吧,你好不容易來一趟,如果招待的不好,父親肯定會批評我的,正好明天觀海叔叔會親自送一批貨過來,歷練也不急于那一兩天的。”商任偉始終占據著主動,話趕話,讓人找不出拒絕的理由。

    “觀海叔,也會來軒轅城。”上官明月的語氣有了一絲期待。

    商任偉點了點頭,說道:“不出意外,明天午時應該能到。”

    “只是,我們都已安排好了,不方便打擾。”上官明月看了一眼莫云,有些猶豫。

    “明月,這么說,可就見外了,咱們之間自小的友誼,你到了我的一畝三分地,如果讓你住在客棧,勝雄知道了定會給我難看的,莫云兄弟,你我一見如故,我那里有珍藏五十年的陳年美酒,等著給你接風呢。”商任偉看出上官明月在征求莫云的意見,直接把話給堵死了。

    仔細一想,莫云深知如果拒絕的話,商任偉又會找來各種借口,既然如此,何必多費口舌,也好,晚上不用睡書桌了,想到此處,說道:“那就多謝二公子的款待。”

    “莫云兄弟,既然是明月的師弟,就跟明月一樣叫我商大哥,別再稱呼我二公子了,那樣我會聽的更加舒心。”商任偉自來熟的本領莫云算是領教了。

    “好,給商大哥添麻煩了。”莫云來者不拒,張口就來。

    見目的達到,商任偉難掩驚喜之情,立即對著一旁的下人說道:“李二,去將上官小姐的行禮帶回商會,對了和四通八達客棧的掌柜的說一聲,將上官小姐的房錢一并退回來,記在我的賬上。”

    一個很機靈的仆人,回應道:“二公子放心,小的速去速回!”轉眼間消失在人群中。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