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楚懷王 > 正文卷 第一千零五十章 逃亡
    另一邊,楚魏宋三國大戰之地西部四十里外,黃君率領的十萬楚軍正不斷對田甲率領的十萬齊宋聯軍展開進攻。

    大戰中,田甲看著前方戰場,見楚軍擺出攻守兼備的方陣,步步緊逼齊宋聯軍的防線,而齊宋聯軍則在他的指揮下,牢牢的守住了防線,并沒有給楚人任何突破的機會。

    見此,田甲心中不喜反憂,大戰持續了許久后,他依然不見楚軍改變戰法,不由緊緊的皺著眉頭,然后對身側宋將蘇信道:“蘇將軍,本將怎么老覺得不對勁,而且是很不對勁。”

    蘇信一聽,不知道田甲所說的不對勁是什么,然后遲疑道:“田將軍,我們已經成功的攔住了······”

    說著,蘇信臉色一變,然后看著前方的戰場道:“不對啊,黃君率領黃城的十萬楚軍前去救援昭雎,理應是要決死突破才是,怎么現在黃君卻反而像是在跟我們決戰,一直在穩扎穩打,而不是準備突圍。”

    田甲聞言,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蘇將軍也發現了,本將看楚軍的動作,是不是想要去救援昭雎,而是想要一舉將我們擊垮啊。”

    “田將軍所言甚是。”蘇信微微頷首,然后又遲疑道:“可是,昭雎所部的數萬楚軍已經被我們二十萬聯軍團團圍住,而且道路濘滑,行動滯緩,僅憑昭雎他自己,是斷然沒有成功突圍的可能性。

    此時黃君不盡快突破我們的防線,卻想著要一舉擊潰我們,這怎么可能會成功。”

    田甲臉色沉重的道:“除非駐守江東的唐昧已經到了淮北,并正在救援昭雎,否則黃君不會在此跟我們決戰,導致浪費了救援昭雎的時間。”

    “唐昧到了淮北?”蘇信難以置信的笑道:“這怎么可能,據探子傳來的情報,現在唐昧應該才剛剛返回吳城才是。”

    田甲見蘇信不信,立即反問道:“除了唐昧來援,你還能想到有其他可能嗎?總不可能會是黃君拼著黃國失守的可能,也要將昭雎除掉吧。”

    “這···”蘇信啞然。

    田甲見狀,立即開口道:“傳令,立即派人通知圍攻昭雎的魏宋聯軍,告訴他們,黃地楚軍有變,讓他們小心江東楚軍的突襲。”

    “諾。”

    信使離去后,蘇信立即問道:“田將軍,那現在我們怎么辦?”

    “怎么辦!”田甲笑了笑道:“現在道路積水嚴重,濘滑難行,我們去圍攻昭雎已經來不及了。不過,至于眼前的楚軍嗎?之前黃君躲在黃城之中,我們拿他沒有辦法,但現在,黃君主動出擊與我們決戰,那我們自然是要成全他了。”

    說著,田甲立即下令道:“傳令,大軍擺開陣勢,與楚人決戰。”

    “諾。”

    齊軍陣勢一變,對面的黃君立即看在眼里,眼看齊宋聯軍由原本的收縮防守陣型,逐漸展開為與楚軍一樣的,攻守兼備的方陣。

    見此,黃君冷冷一笑:“自作孽,不可活。傳令,齊宋聯軍已經變陣,立即讓中軍上前,全力進攻,讓后軍做好準備,準備去北方攔住齊宋聯軍。”

    “諾。”

    另一邊,田甲見楚軍主力壓上,毫不在意道:“想要決戰,難道我三國聯軍還怕你們楚人不成,現在你們死得人越多,接下來我們攻打黃城之時就越輕松。

    傳令,中軍壓上,與楚人決戰。”

    蘇信聞言,擔心田甲會不計傷亡的使用前面的宋軍,立即請命道:“田將軍,在下愿去前軍親自指揮。”

    田甲點頭道:“好,有勞將軍了,本將將親自指揮中軍為將軍后援。”

    “善。”說完,蘇信一拱手,然后立即向前軍而去。

    齊宋楚三方激戰約半個時辰后,就在三方殺得難解難分的時候,此時,突然一個斥候快步跑到田甲身側:“報將軍,不好了,南方二十里外突然出現一支楚軍,打著江東楚軍的旗號,人數約七萬人左右,正向我們這里殺過來。”

    田甲一怔,難以置信的道:“唐昧真的出現了,而且還向我們殺過來了?”

    說著,田甲又大笑道:“此時昭雎的情況已經危如累卵,唐昧不去救援昭雎,卻想要先擊敗本將,然后會合黃地楚軍一同救援昭雎,這不就是本末倒置嗎?

    人人都說唐昧乃是楚國名將,亦本將看來,不過如此。”

    說著,田甲算算了唐昧與戰場的距離,立即下令道:“傳令,立即讓后軍在后面布防,傳令給前軍的蘇將軍,就說唐昧到我們這里來了,讓他立即收縮防線,全軍擺防御陣型,只要拖住唐昧與黃君的軍隊,拖到天黑,等魏宋聯軍消滅昭雎來援,我們就贏定了。”

    “諾。”

    傳令的人剛走不久,此時,又有一個探子快步來到田甲身側:“報將軍,不好了,剛剛東面的宋軍探子來報,不久前,楚人放水沖擊魏宋楚三軍決戰之地,結果,東面的三只軍隊,在大水的沖擊下,全都被沖向淮水,不知所蹤。

    而且此時東部方圓幾十里的地盤,全都淪為沼國,探子難以進入,根本無法去查找潰軍。”

    “什么?這不可能!”田甲一聽楚魏宋近三十萬大軍全都沒了,腦袋一暈,根本不相信。

    “楚人放水沖陣,這怎么可能,要知道楚相昭雎可是被魏宋聯軍團團圍住,其麾下還有菱君胡君等近十位封君,更有郢都數萬精銳之師,大水之下,楚人又豈能幸免。”

    就在田甲懷疑探子的情報時,此時,又一個探子來報:“報···將軍,宋軍···”

    一時間,田甲接連接到三個探子的稟報,而且其中還有一個他自己派出監視楚魏宋三國決戰的探子,至此,田甲再無遲疑。

    只是,相信了這個事實后,田甲心中卻更加難以接受,二十萬魏宋聯軍被大水一擊而歿的消息,遠比探子亂傳消息還要嚴重。

    驚慌間,田甲微微定了定神,然后看了看戰場,見宋軍已經開始收縮防線。接著,田甲又向南部看了看,見唐昧所部還沒有趕過來,見此,田甲立即向身側負責情報的將領問道:“楚魏宋三軍被大水沖擊的消息,宋人是否已經知道了?”

    “回將軍話,不曾,我們一得到這個重大消息,便立即控制了前來傳訊的宋軍探子。”

    “善。”田甲點了點頭:“傳令,讓人繼續截殺宋軍探子。”

    “諾。”

    “傳令,讓我們的人立即準備撤退,否則,等唐昧趕到,我們全都要淪為楚人的俘虜。”

    “將軍···宋人哪里怎么辦?還有我們也有不少已經與楚人糾纏在一起了。”

    “不必通知他們了,讓他們為我們斷后吧!”

    “將軍英明···”

    接著,田甲向四周望了望,然后下令道:“東方已成沼國,唐昧正從南方趕來,西方是楚國的地盤,傳令,大軍立即向北方撤,去陳城,然后借道魏國返回。”

    “諾。”

    接著,軍令下達,齊國還未進入戰斗的中軍后軍立即向北方退走,走得十分決然,走得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等前方的蘇信反應過來,齊國五萬大軍已經脫離戰場,并快速向北方逃亡。

    見齊軍突然逃亡,且他并沒有得到半點訊息,蘇信大驚失色:“怎么回事?”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