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光明行者 > 正文 第264 四大軍鎮
    第264 四大軍鎮

    鐘勝海結盟賀路千獵殺天子的鷹犬同時,又將賀路千視作長生者蛇仙龍秀秀的傀儡或棋子,私下里甚是防備。

    鐘勝海前幾日與賀路千交流對玩家的看法,真相絕不是他性格嘮叨。交流只是手段,玩家態度也只是藉口,鐘勝海的真正想法其實是借此了解賀路千,進而推測蛇仙龍秀秀究竟想通過賀路千達成什么目的。

    前鐘勝海注意到賀路千尚未察覺斬日刀的神妙,故意好心點破,亦是為了離間賀路千與蛇仙龍秀秀的傀儡羈絆。

    為了避免賀路千后來居上,鐘勝海又刻意話說一半,隱藏了斬日刀的“不殺”等被動特性。

    鐘勝海的算盤,打的相當好。試想,在不知道斬日刀有自我限制的情況下,賀路千肯定大概率把一次次劈斬失敗誤會成白狼都保掌握了某種神奇秘法。待賀路千苦戰半晌,終于將白狼都保重傷,鐘勝海再及時或提前出場補刀,不僅能夠以助攻名義贏得賀路千的好感,還能正當光明搶走伏殺白狼都保的榮譽。

    可鐘勝海萬萬沒有想到,斬日刀的“不殺”特性竟然莫名其妙失效了:賀路千干脆利落地滅殺了白狼都保的白狼法相,干脆利落地砍掉了白狼都保的腦袋。

    怎么回事兒?

    鐘勝海當時就懵了。

    鐘勝海之所以被破六韓海杰的臭屁熏著,真實原因并非他粗心大意或者技不如人。

    鐘勝海當時看見賀路千干脆利落滅殺白狼都保的白狼,驚駭地將注意力轉移到賀路千和白狼都保身上,霎那間忘了他正在與破六韓海杰生死搏殺,所以才被破六韓海杰鉆了空子。簡單來說,鐘勝海因為大吃一驚,所以大吃一屁。

    鐘勝海實在無法理解:斬日刀為何突然失去不殺約束呢?

    賀路千眼下對斬日刀辛密所知有效,不曉得斬日刀有不殺之刀雞肋美譽,自然更不知道他為何能夠突破限制。

    鐘勝海則小覷賀路千,不認為賀路千有能力繞過斬日刀的自我限制約束。親眼見證賀路千三下五除二殺死白狼都保,鐘勝海想當然誤會,這一切的奇跡都是九大長生者之一的蛇仙龍秀秀所作所為:“難道蛇仙解除了斬日刀的不殺約束?”

    一道陰影,驟然橫在鐘勝海心里。

    眾長生者聯手擊敗天子后,大家當時一致認為武帝為世間最強。

    連武帝都束手無策的斬日刀,竟能被蛇仙龍秀秀解除限制——這也太厲害了。這是否意味著蛇仙龍秀秀數百年來厚積薄發,終于后來居上,趕超了威名赫赫的武帝?

    若真如此,這絕不是一件小事兒。

    鐘勝海暗忖:“必須把這條消息以最快速度報給老師。”

    眾所周知,情報搜集的越清楚越完善,越有利于做出正確判斷。鐘勝海想看看蛇仙龍秀秀把斬日刀改良到何種地步,也想通過石烈索安、破六韓海杰等超品修行者對手推斷賀路千的真正實力。

    沉吟三四十秒后,鐘勝海遲鈍做出決斷,答應了賀路千的繼續追擊提議:“好!”

    然而,追擊計劃落空了

    石烈索安、破六韓海杰的果斷,遠超賀路千的想象。當賀路千、鐘勝海、祁是非、青龍堂丁堂主、赤龍堂吳堂主等人攜著襲殺白狼都保之威,繼續進攻安車骨昌州大營時,眾人驚愕發現石烈索安、破六韓海杰及昌州大營里的一群一品、二品、三品、四品主力修行者,全部爭先恐后向北方逃撤。

    不必費心費力進攻了,昌州大營已經自行崩潰。

    而今繼續留在昌州大營的中低階修行者,他們不是不想逃跑,而是沒有能力或者沒有魄力及時逃之夭夭。

    主將戰失敗,大軍隨之崩潰,是土著世界修行者式戰爭的常態。首先,超品修行者對一品修行者、一品修行者對二品修行者的優勢,向來都是絕對性;其次,修行者經過千百年發展,依然總結出無數有利于修行者作戰的戰爭套路。

    土著世界的修行者,再推崇簡單粗暴,也不可能只會蠢笨地橫沖直撞打法。一旦高端戰力決戰贏得優勢,高端戰力就會利用機動作戰優勢和以點破面優勢輕松圍剿一支軍隊。蟻多咬死象的打法,人多勝人少的打法,很難在土著世界里發揮作用。

    昌州大營崩潰,不值得奇怪。

    最多,只能感慨它崩潰太快。

    賀路千和鐘勝海此前預估,石烈索安、破六韓海杰再怎么著也得熬一段時間。

    鐘勝海忍不住吐槽:“安車骨果然也開始腐化了。”

    賀路千:“怎么說?”

    鐘勝海解釋說:“安車骨征服中原之初,上上下下都好狠斗勇,哪怕超品修行者,打起仗來也往往不死不休。”

    “二十年前,郭靖如連續斬殺兩名超品,威風不弱你連續襲殺原東可、白狼都保。可那時候,不僅安車骨留鎮后方的超品和鎮守各地的超品毫不猶豫增援前線,兩名安車骨超品的余部也輕傷不下火線,繼續勇猛地與郭靖如作戰。再瞧瞧現在石烈索安、破六韓海杰等眾望風而逃的模樣……”

    “與他們的先輩比起來,安車骨近些年晉階的超品,真可謂一蟹不如一蟹。”

    賀路千也贊同鐘勝海的看法。

    安車骨大單于那一代的安車骨修行者、破六韓王吉那一代人的安車骨修行者,無論超品,還是一品、二品,都往往習慣性沖鋒在最前線,作戰風格非常野蠻也非常兇猛。豐人可以仇視他們的殘暴,可以仇視他們的屠殺罪行,卻絕不能小覷他們的實力和勇敢。

    不過,自從破六韓巴爾被閻羅天女間接害死,安車骨蠻族就漸漸少了那股最原始也最野蠻的狠勁兒。

    原因說起來,無非是利益兩字。

    安車骨崛起之初,他們從荒野山溝里走向繁華世界,蛋糕越做越大做大,每一位勇猛的修行者都能獲得與他們功績相稱的封賞。可到了破六韓巴爾病逝時候,安車骨已經征服大半北方數州,南方州郡則又早早許諾給薄常武、原東可等豐人超品,安車骨修行者再與郭靖如、靳明安殊死作戰,已然沒有多少利益可以收割了。

    同時,破六韓巴爾又是安車骨內部主張超品封王派系的精神領袖。

    破六韓巴爾希望安車骨超品也能得到豐人超品的待遇,割據一州或數郡,成為洝國體系之下的實權藩王。閻羅天女卻傾向延續炐朝以來的政治改革,剝奪超品修行者無條件晉封藩王的古老傳統。

    如果強行以地球歷史來比喻,土著世界的超品封王政治理念沖突,有點兒類似秦始皇兼并六國之后的分封制和郡縣制沖突。

    閻羅天女鐘情“郡縣制”,破六韓巴爾主張恢復“分封制”。閻羅天女間接害死破六韓巴爾后,超品分封派系隨之解散,從此不敢在朝議上再提及分封兩字。但這是迫于形勢的臣服,超品分封派系私下里對閻羅天女非常失望,自然而然不愿再忠心耿耿為破六韓家族、閻羅家族效力,不愿再奮力搏殺了。

    既然無論立下怎樣的功勞,都不能得到藩土封賞,還有必要不顧生死奮戰嗎?

    算了吧。

    保住自家性命,才是最優選擇。

    鐘勝海又點評說:“超品修行者數量有限,超品封王與否,其實并不影響一品、二品等修行者的利益。核心問題其實是藏在超品封王沖突之下的‘可以共患難,不能共富貴’怨言,洝國開國功臣及其二代們,想得到與他們功績相匹配的封賞。”

    杯酒釋兵權……

    太祖、太宗殺功臣……

    土著世界的以武為尊文化,令君主與功臣的矛盾更加突出:誰知道某位功臣不會突然實力大增,一劍刺死君主?

    以武為尊體系下,類似矛盾更加突出。

    石烈索安、破六韓海杰如果在昌州堅持奮戰;如果不幸至死,來自洝國小皇帝和閻羅天女的賞賜,決計無法彌補兩個家族(分家)失去超品修行者而產生的損失;如果僥幸擊敗賀路千和鐘勝海,反將引來閻羅天女的忌諱。

    破六韓巴爾、蘇尼奇等超品修行者的憋屈死因,已經教會了安車骨超品如何打仗。

    鐘勝海忍不住感慨說:“打天下時,大家憋著一股勁兒,向前、向前就是了;治天下時,我覺得你占得多,你覺得我占得多,不知不覺間朋友成了死敵。閻羅天女僅僅想打壓超品封王派系,就打掉了安車骨蠻族的勇武精神;炐朝太祖鐘群生與天下修行者為敵時,又該有多難呢?”

    鐘勝海感慨好一會兒,才搖頭甩去這些雜念。

    鐘勝海轉首詢問賀路千:“安車骨善于打天下,卻不善于治天下,如今人心混亂,將帥遇挫即逃,戰斗力遠低于昔年。賀門主,我們要繼續追擊嗎?”

    賀路千:“石烈索安和破六韓海杰,好像都撤往應寧了。”

    鐘勝海也能感知到石烈索安和破六韓海杰的移動軌跡,點頭說:“應該是去應京。”

    賀路千:“應寧可不好打。”

    賀路千口中的應寧,和鐘勝海口中的應京是一回事兒。

    應寧,即是炐朝的應京。

    安車骨昔年攻陷應京之后,即時廢除了炐朝的兩京制度,而后取“應江安寧”之意,把應京改名為應寧。

    應寧城雖然不再擁有“京”的地位,它在洝國朝廷心中的地理地位、政治地位、經濟地位,卻沒有因之稍稍降低。應寧城與荊州的州城武硚、延州的州城安未、京師,號曰安車骨控制炐朝兩京十三州的四大軍鎮。

    與昌州大營對陣,只是大眾眼里的圍剿戰、遭遇戰。

    賀路千襲殺白狼都保,嚇退石烈索安、破六韓海杰,僅能證明賀路千已經像昔日的靳明安、郭靖如那般有了不懼圍剿、割據地方的實力。

    而進攻應寧、武硚、安末、京師等洝國四大軍鎮,必將是關乎興衰存亡的大決戰。

    四大軍鎮,是安車骨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的要害之地。

    以云州、成州為基業的郭靖如,曾數次把戰線推進到武硚城;以樂州為基業的靳明安,也曾數次把戰線推進到應寧城。可無論郭靖如,還是靳明安,他們都分別在武硚城、應寧城撞得頭破血流。

    四大軍鎮,比昌州大營難打十倍。

    值得冒險嗎?

    賀路千默默估量自己的實力。

    海州處于平樂藩、平靈藩、平云藩等墻頭草包圍之中,鐘勝海這位盟友又無法百分之百信任,賀路千目前顯然不具備與安車骨進行大決戰的資本。

    另外,賀路千不知道已經相繼去世的靳明安、郭靖如分別可以折算為游戲系統的多少級,但武硚大決戰和應寧大決戰,當時都有鐘勝海的身影。以鐘勝海108級實力,尚不能輔助靳明安、郭靖如擊敗安車骨,區區105級的賀路千又能有什么作為呢?

    還是等等吧。

    等割玩家韭菜刷到110級乃至115級,再去嘗試攻打應寧城、武硚城等四大軍鎮。

    賀路千內心做出了決斷,卻沒有直接說出來。

    賀路千呵呵笑著詢問鐘勝海的意見:“鐘教主,你覺得我們應該追擊嗎?”

    鐘勝海曉得賀路千其實想問的是要不要攻打應寧城,他卻故意裝作沒有聽懂,模棱兩可與其說:“我們先試著追到應寧城下吧?應寧城沒有超品修行者鎮守,我們即使追到那里,需要應對的還是石烈索安、破六韓海杰兩人。”

    鐘勝海避重就輕了。

    應寧城、武硚城之所以號稱四大軍鎮之二,是因為安車骨不惜成本在四座城池附近布置了無數精妙法陣。石烈索安、破六韓海杰到了應寧城,便能借助應寧城附近的大型法陣發揮出120%實力。

    不提應寧城的法陣之利,簡直是在忽悠人往坑里跳。

    賀路千心中冷笑:“這是把我當成傻瓜了?”

    可這樣的計策,也太淺顯了。

    或許是因為土著修行者習慣仗著武力優勢簡單粗暴形勢,腦袋瓜兒不用則廢,所以鐘勝海不善于臨時玩耍陰謀?

    究竟真相如何,賀路千沒有浪費心力往深處想。

    確認鐘勝海的確不可靠,就夠了。.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