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穹頂之上 > 《穹頂之上》第三卷戰匣與刀 476.刀老大復出
    黑衣說戰斗到了他的回合…戰斗結束。

    這中間的過程算起來出現過兩次碰撞,但是實際過去的時間很短。短到這座城和這里的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自木匣子落地的那一聲后,整一條街都安安靜靜。

    人們試著去跟自己確認這件事的轉折,真的在剛才一瞬間發生了,然后努力回憶,它具體到底是怎么發生的,又意味著什么。

    他們需要思考的東西有很多,甚至他們中的多數人,連下方黑衣新人到底叫什么都還不知道,只知道他之前在第15號酒吧擦車,是刀老大的人,然后,他現在砍贏了維澤。

    不義之城超級之下前三戰力,出云榜第八的維澤。

    這是一件大事情。

    維澤并沒有死,他也以為自己死了,動作一下,覺得脖子側面疼痛,抬手抹了一把,抹下來一手的血,有些過分黑的血。

    刀鋒并沒有切入很深。

    韓青禹讓他活著,是因為他的身體狀態,實在很像是從那種試驗鐵甲里活著出來的人,這可能意味著很多東西。

    至少折醫生會有興趣,而這項研究,說不定會對銹妹有幫助。

    維澤的動作被人們看見了。

    當然,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因為黑衣做不到,包括維澤自己也一樣。剛才那種情況下只要他刀鋒稍斜幾分,維澤的頭顱就會離開身體,但是他并沒有這么做。

    身體上的青筋和黑斑在緩緩地收斂……維澤轉頭,看了看落在另一側立住的那件東西,看了大概三五秒鐘,轉回來說:

    “好像有偷襲的成分,你不趁機殺了我,不怕付出代價嗎?”

    韓青禹的英語現在還行,聽懂后,稍微整理了一下,平和說:“沒事的,我能殺你一次,就能殺你十次。”

    “……也是。我輸了。”

    “我輸了。被饒了命。”維澤朝五大勢力那邊喊了一句,然后呼一口氣,拖著刀,從側邊一條巷子離開。

    四周圍的視線繼續看著。

    黑衣也沒有再停留,他把死鐵直刀收回肩后,轉身走過去,單手拎起來那件用布裹著的東西……無視身后十余座戰陣,五大勢力的全部精銳,開始不緊不慢地往回走。

    “所以,就算不是最佳狀態,他也是韓青禹啊……準備好迎接變態吧,此城,各位,故事正式開始了。”

    在來到不義之城三個多月后,這是青少校的第一次正式出手……溫繼飛笑著小聲嘀咕,仰頭去看兩側屋:“我也像水浪一樣。”

    “我發財了!”突然又一個男人的聲音喊:“我發財了!”

    “刀大理的牌,捏得真死。”另一些聲音低聲在說。

    “……”

    同一件事,四周的人們在同一時間,各自關心和思考、議論著很多不同的東西,包括賭注……

    “道風哥,我們好像,發財了。”奧勇木木地也說。

    按比例,他們的20塊源能會變成130塊,小雞哥的200塊會變成1300……這樣想想,那個用重注把賠率從1:10打下來的人,真討厭啊。

    錢道風點了點頭,眼神激動但是壓抑著,因為這次在源能塊之外他們賭中的東西,可能才是真正驚人的。

    “不管阿敬是不是真的是那個人,咱不討論了,再以后他來幫忙掃街的話,我們……鎮定點。”錢道風聲音有些發干,小聲說。

    奧勇用力連著點了好幾下頭。

    相比之下,野團聯盟這邊反而是最遲反應過來的一群人。第一時間他們并沒有歡呼,戰陣里的人們互相看看,都無聲笑起來,然后有人小聲罵了臟話,幾乎掉眼淚。

    比如黑牙和他的兄弟們,比如食糧叔……

    “這特么也太刺激了。”有人說。

    “嗯。”

    “真想沖過去砍一場啊,把五大勢力全部砍翻在這里。”

    “瘋了吧?!”罵的這個笑著。

    低低的議論聲中,突然一陣巨大的騷動,然后幾聲驚呼。

    “刀刀刀大理來了!”

    “什么?!”

    “刀大理在后面!”

    “……”

    這些聲音來自長街那頭,顯然不是自己人喊的,要是自己人,喊的應該是“刀老大顯靈了”才對。

    下一幕,五大勢力全部戰陣轉身。

    所有視線隨之轉去。

    昏黃的路燈下,刀大理一個人站在那邊的街口,身上是醫院的病號服,右手握著刀,背后源能裝置藍光閃動……他衣服上有血,很多。

    沒有人認為那是他自己的血。

    五大勢力這邊的想法,他們留守后路的人,既然沒有追來……可能已經全完了。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