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不完美藝人 > 《不完美藝人》正文卷 第925章 有點勢利眼
    “剛剛在我腦海里確實是浮現出了很多未來的計劃,可是……”葉智抓起沈璐的手,“如果你不喜歡的話,好像就沒有什么意義了。”

    沈璐并不是他的附屬品。

    就在剛剛他還在為她不愿意多休假而感到惱火。

    可是……

    旋即他也就相通了,這根本就沒什么好糾結的,他并不能代替她去做什么決定,就算他是孩子的父親,可沈璐也是孩子的母親啊。

    有些事,她本身就有決定的權利。

    “給我說說嘛,你都想到了什么?”

    “沒什么。”

    “好奇啊,跟我說說嘛~~~”

    “想到了,十個月后你就要做一個黃臉婆了,我在考慮是不是要再找個女朋友。”

    “想得美!等老娘回家拿了戶口本,我就是你的老婆了。”

    “天真。”

    “怎么就天真了?”

    “一本戶口本是沒有辦法結婚的。”

    “為什么?”

    “因為你沒有我的戶口本啊。”

    “……”

    沈璐狠狠的白了葉智一眼,“哼!你愛結不結,大不了我自己一個人過,我有我的寶寶就好了,男人都是大豬蹄子,沒有一個靠得住。”

    “走啦,回家。”

    ……

    本來是準備直接去領證的,結果沈璐老媽和葉智的老媽一致認為。

    還是得選個好一點的時間再去。

    擺酒可以以后慢慢考慮,反正也沒打算請多少人,兩家人都一樣,家里親戚不多,基本上都是朋友,朋友也不算太多,選個合適的時間反而比較重要。

    所以本來還想著直接拿著戶口本就去登記的兩個貨就這樣被耽擱了。

    “媽,這選個好日子有這么重要嗎?”

    老媽苦口婆心的說道,“那當然啊!這種事情邪乎的很,你別看你現在好像很風光的樣子,真要哪天倒臺了也很快的,你可千萬不要不信,現在你可不是一個人了。”

    見葉智還想說點什么,沈璐拉住了他,給他打了個眼色。

    “好吧,聽你的,老媽你選個時間吧。”

    老媽很是不滿,“你這臭小子,真的是有了老婆忘了娘,現在你老媽說的話都沒璐璐一個眼神好使了是吧?這都還沒領證呢,要是領了證,你媽我不得喝西北風去啊?”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沒有必要這么封建迷信。”

    沈璐媽媽也出言反駁,“這可不是迷信,反正聽我們的就對了。”

    這次,四個家長聚在一起。

    討論著最近的日期,準備給倆人選一個合適的領證日,擺酒什么的,也沒什么所謂,大家都不是很在意,反倒是這個領證的日期備受重視。

    葉智和沈璐根本就插不上話。

    所以這事,他們倆個就直接交給爸媽去處理了,等他們定好時間,他們兩個再去把證給領了就完事了,所以直接就把空間讓出來給他們。

    沈璐因為有點累了就回房間休息去了,葉智就跟幾個基友一起喝酒打屁。

    黃博靠著欄桿,拿著雞尾酒跟葉智碰了碰,“瓜皮,你真打算結婚了啊?”

    葉智點點頭,“嗯。”

    汪信澤:“你們倆早該結了,別人結婚是錢還沒賺夠,思想還不夠成熟,你們兩個啥都不缺,早該領證了,時間定了沒?”

    “沒呢,在等我爸媽和她爸媽選個黃道吉日出來。”

    “這個好,這個好,一起啊,我和瑩瑩也準備來著。”

    “你岳父沒意見?”

    “我岳父?說實話,我覺得他有點勢利眼。”

    汪信澤皺了皺眉,“怎么說話的?這么黑你岳父?”

    “瑩瑩自己也是這么說的,可不是我黑他。”韓夏咧咧嘴,他這個人就這樣,性格直,有什么就說什么,也不怕得罪人。

    偏偏,他還真就不怕得罪人。

    “我那岳父知道我爹是韓琦,我死黨是你,哪里還有什么意見了,直接就成了,彩禮其實都收了。”

    韓夏這么說著,可任誰都能看出,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他心情其實不算好。

    “其實吧,我算是運氣好的了,能認識你,我爸也還算爭氣,打下了現在這份家業,如果高中的時候那一次,我爸沒能熬過去,我跟瑩瑩怕是徹底沒戲了。”

    徐若瑩的父親是個商人。

    一個標準的商人,他對一切衡量的標準,沒有別的,就是錢。

    很實在。

    倒也不是貪圖韓夏家的錢,他也很疼女兒,但是如果女兒喜歡的男人是個窮鬼,他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答應的,甚至就算對方跟徐若瑩一樣是個藝人。

    收入要是跟徐若瑩差不多的話,他也絕對是看不上眼的。

    作為父母的都不想讓兒女婚后吃苦,而有錢,不一定會不吃苦,但是沒有錢,無論如何都一定是會吃苦了。

    年輕人總會說,愿意吃苦,沒事,愿意一起奮斗。

    可是……

    爸媽不樂意啊,而且時間長了,如果對方一直都沒什么長進的話,其實日子是真的很難過,就算嘴巴上不承認,也沒有什么意義。

    事實,就是如此。

    所以韓夏能理解,他很慶幸,其實要不是他認識葉智,自己現在是什么樣子,他大概也能想象得出來,也許,爸爸不能東山再起,也許高考落榜,也許,畢業之后認命去找一份平凡的工作,也許找一個自己不算喜歡的女人結婚、生孩子。

    有錢不一定能夠找到自己的幸福。

    但是沒錢。

    一定不能,這個社會很現實,現實得很殘酷。結婚不是精神戀愛,還有柴米油鹽,有些事,總歸還是繞不開的。

    韓夏摟著葉智的肩膀,沒有說話,只是在陽臺上抬頭看著天空。

    汪信澤站在兩人的旁邊,也學著他們的樣子看著天空,“其實,我爸在我小時候也落魄過一段時間,他說的有些話,我到現在還記得,雖然當時我聽不太懂。”

    “他說……人脈,什么是人脈?人脈不是你往前隨便一溜達就碰見一個人,你就有機會了,人脈不是你認識多少人,人脈是多少人認識你,不是你有多少事想去求別人,而是別人有多少事求你,有用的人脈,幾個,就夠了,求人永遠不如求己。”

    朋友?

    都是酒肉朋友而已。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