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大數據修仙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殺人滅口?
    赤鳳執掌已經是金丹高階了,凡俗界的燈火,對她來說基本上是毫無意義。

    她沒有“不夜城”之類的概念,對金丹而言,看不到,神識也感覺得到。

    但是當她親眼看到了燈火輝煌的白礫灘之后,她才知道原來生活可以這么過的。

    她不需要不夜城,但是在漆黑的夜晚,她是孤獨的,有幾個金丹,跟她一起享受孤獨,但是沒準明天,人家就閉關了,只剩下她孤獨了。

    此前她覺得這很正常,修道本來就是寂寞的,同行者寥寥。

    但是她忽略了一點,人終究是社會性動物,你可以享受孤獨,但是你不可能一直孤獨。

    說到底,修道者求永生,不過享受“我比你們活得長”的那種感覺追求的是優越感。

    若是茫茫天宇間,只有一個人在生存,活得長活得短,有意義嗎?

    沒有對比,就沒有幸福感,大家都幸福那你就只能追求更幸福了。

    總之,這一夜白礫灘帶給她的感覺,很多很多。

    她可以看不起這些凡物帶來的光亮,但是她不能否認,這里的熱鬧很吸引她。

    赤鳳執掌當然可以崖岸自高,可她也需要認可,需要掌聲和喝彩聲。

    不過她沒有忘記跟筱萌真人說一句,“修煉求的是我行我素,你跟馮山主說一下……太過喧囂,容易道心不穩。”

    這是見仁見智的說法,筱萌真人都不用曲澗磊提醒,就知道怎么回答,她低聲發話,“執掌,入鄉隨俗吧……要不您觀察兩天也行。”

    第二天,兩百名赤鳳弟子就出現在了馮君的行在前,而且個頂個都是煉氣九層很多人沒有到了煉氣巔峰,但是下一次集體匹配,還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呢,提前推演一下也不錯。

    馮君的推演速度,就是每天五十個,他是收著推演的,又有小程序幫忙,但是這個推演速度,也已經是相當驚人了。

    推演了兩天之后,第三天他才要繼續操作,結果又一艘飛舟落了下來,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青罡派岳青。

    青罡派現在跟馮君、太清派和赤鳳派已經達成了合作協議,被扣押的人也已經都帶走了這里面青罡派到底付出了多少,馮君并不知情……他對這個也沒什么興趣。

    倒是岳真人這么快第二次趕來,他是有點好奇。

    岳真人到來之后,也是嚇了一大跳,赤鳳居然有四名金丹在這里?

    而且還有……這么多的弟子,找馮君推演?

    赤鳳派和青罡派,其實沒有多大仇怨,上次梁超帶人突襲白礫灘,兩家關系起了點齟齬,但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修仙者之間發生爭執太正常了,只要不是無法調和的矛盾就行。

    曲澗磊本來是在筱萌真人的行在里修煉呢執掌和夏霓裳都在馮君那里,他再去護衛,實在有點多余。

    不過當他發現,從飛舟里走出來的是岳真人,他還是收功迎了上去,“岳真人又來了?”

    岳青一點都不想讓白礫灘的人誤會,收起飛舟之后,就一直老實地站在那里,見到曲澗磊過來之后,才笑著一拱手,“曲道友好,我想見一見馮山主,勞煩通告一下。”

    “得晚些時候了,”曲澗磊笑著回答,“也看到了,馮山主正在忙。”

    岳青眨巴一下眼睛,好奇地發問,“未知貴派弟子聚集在那里,所為何事?”

    “馮山主在幫派里弟子推演,”曲澗磊知道瞞不過人,但是他也不會泄露機密,“岳真人也知道,他的推演收費太高,所以執掌親自出面,組織一下集中推演,也好打個折扣。”

    岳真人眼珠轉一轉,不動聲色地發問,“都推演些什么內容?”

    其實他已經隱約有耳聞了,說赤鳳找到了匹配火髓丹的法子,雖然這消息在赤鳳派都不允許公開談論,但是煉氣九層的弟子基本上都知曉了,現在做門派任務的弟子也大增。

    再看一下周邊的赤鳳弟子,基本都是煉氣九層,這還用繼續猜嗎?

    岳真人是明知故問,曲澗磊卻也是正色回答,“岳道友這么問,就不合適了,前些日子你在止戈山推演,我們也是特意回避了的。”

    “曲道友指責得是,”岳青點點頭,一本正經地發話,“倒是我的不對,曲道友見諒。”

    曲澗磊聞言,狐疑地看他一眼,“都說你傲氣沖天,這番彬彬有禮,莫非有什么說法?”

    “這話怎么說的,”岳青哭笑不得地搖搖頭,“你那只眼睛見過我傲氣沖天了?緣明老兒故意損我的……好了,左右沒事,坐著喝會兒茶?”

    “你的茶我可不敢隨便喝,”曲澗磊笑著搖搖頭,“上次梁超那手段,我還記憶猶新,別又是想把我調開吧?”

    “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岳青不動聲色地發話,同時放出了桌椅,悠然地坐下,“我在此放置行在的話,是否要馮山主許可?”

    “當然,”曲澗磊笑著回答,“這里都是他買下的,赤鳳修建院落,也要獲得他許可。”

    岳青這人就是這點好,做事規矩起碼表面上很規矩,聞言他點點頭,“那就等我見過馮山主之后,再說行在的事情吧。”

    馮君推演完畢,就是天快黑了,岳青也打聽清楚了此地的規矩,索性上前直接叫門,“青罡派岳青,前來拜訪馮山主。”

    馮君早就知道他來了不是靠著大佬的提醒,大佬又見到夏霓裳,甚至還有赤鳳執掌,早就老實呆在靈獸袋里,死活不做聲了。

    他是感受到了飛舟的降落,反正是躲在屋里假裝推演,于是稍微看一看,就發現了岳青。

    于是他制止了其他人開門,“你們稍等,我去親自開門。”

    馮君將人讓進行在,才要張羅茶水,然后就是一愣,“岳真人你……晉階了?”

    “是啊,還要多謝你幫我推演,”岳青大聲笑著發話,然后豎起一個大拇指來,“馮山主,你的推演水平是這個,我岳某人很少服氣一個人,但是對你,我就兩個字……佩服!”

    此刻在白礫灘的真人,除了赤鳳的四個,還有太清的曉松真人和素淼真人,六個人都相當好奇,岳青來此何干,聽到這話,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感謝馮君來的。

    不過他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馮山主的推演,居然能推動真人的晉階?

    拜托,還有什么是你不會做的嗎?

    馮君知道自己為對方推演的是什么,話恐怕不是這么聽的,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岳真人能晉階,是你自家的機緣,我不敢貪天之功……真人的來意,還請示下。”

    “我還想重金請馮山主推演一次,”岳青正色發話,“價錢由你開。”

    “先把人帶來吧,”馮君對岳青的付款態度,還是相當認可的,“能不能成功,我也不敢保證,至于價格……看情況再說好了。”

    岳青沉吟一下,還是正色發話,“人不便帶過來,想請馮山主跟我走一趟。”

    “過分了啊,”曲澗磊從院子外蹭地跳了進來,“岳真人你提的要求過線了,我赤鳳多少弟子推演,也是主動來白礫灘,甚至還有執掌護送,人家太清派也是如此,你何德何能……”

    “沒錯啊,”又一個聲音響起,,卻是曉松真人出現在了行在斜上方,他背著雙手,居高臨下地發話,“我太清弟子也得主動前來,你青罡派臉很大啊。”

    岳青根本不把他看在眼里,而是看著馮君正色發話,“我是真的有苦衷,要不馮山主你先考慮一下,不用著急推辭。”

    馮君搖搖頭,一本正經地回答,“抱歉,我不上門,這是原則。”

    岳青沉默片刻之后,沉聲發問,“那這樣吧,馮山主什么時候就有空了?”

    “我現在就有空,”馮君很隨意地回答,還摸出一根煙來點上,“大量的空閑時間的話,那就說不準了。”

    岳青想一想,也顧不得許多了,抬手放出一個靈氣罩,“可以神識交流嗎?”

    曉松真人看到靈氣罩,第一個反應就是抬起手蓄勢待發。

    馮君倒是沒有這么敏感,他跟岳青這么交流,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過他還是很不高興地看著對方,“岳真人,這里是我的行在,可以尊重一下主人嗎?”

    “好吧,”岳青做事還真不是一般的講究,心念一動撤掉靈氣罩,“我希望能神識交流。”

    馮君苦笑一聲點點頭,“好吧,你贏了……我不喜歡太麻煩的事。”

    岳青的神識放了出來,“殺害我師父的兇手,我已經確定了。”

    馮君無奈地搖搖頭,拿出手機劃拉了起來,同時意念傳了過去,“我對此不感興趣。”

    岳青繼續發送神識,“非常遺憾的是,兇手是我青罡派的,按說這種恥辱的事情,我不該跟外面人說,但是我擔心,自己不講清楚,你不會幫我這個忙。”

    馮君停止了劃拉手機,抬頭看他一眼,又抽一口煙,用意念回答,“唉,又是這種狗屁倒灶的事情,我真的不想聽……對了,我會不會被你殺人滅口呀?”

    放出意識的同時,他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對方。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